新聞頻道 > 體育頭條 > 【學生全運專訪】披金戴銀掛銅背後 學界飛魚吳宇軒的高低跌盪
對我們的專頁說讚
【學生全運專訪】披金戴銀掛銅背後 學界飛魚吳宇軒的高低跌盪


【體路杭州直擊】不止是披金戴銀,學界游泳代表吳宇軒(Michael)在「第十三屆全國學生運動會」(學生全運)更是獨取個人項目的金銀牌以接力的一面銅牌。但這個喇沙書院的飛魚曾經因為辛苦而想過放棄之餘,亦試過因輕敵而留憾,不過這些都一一塑造了這個吳宇軒。

有一個都市傳説,就是通常陪朋友去面試的那位,才會成功入圍香港小姐。Michael的游泳故事就有著異曲同工之妙,不過配角就換成他的哥哥,「小時候媽媽帶哥哥去學游泳,但他不太喜歡,反而我在池邊看就跟媽媽説想游。就這樣開始游泳,而且也真的算蠻喜歡游泳。」不過,萬丈高樓從地起,何況是運動員的路從來都不是易走的,而且靠的更多是努力,「我一向都不覺得自己很有游泳天份,至少不是才華洋溢那種。小時候就連在泳總中最低水平的比賽都可以包尾。」由包尾到今日的全國中學生冠軍,轉捩點在10歲那年的一個短池比賽,Michael奪得了人生第一個大型比賽金牌,自此之後更鋪了向「蛙王」進發的路。

叫他「蛙王」或許有點太早,但Michael無論在學界還是今屆的學生全運的蛙泳賽事,雖然未至於是所向披靡,但也絕對是能與所有人爭一日之長短。最終在杭州贏得了金銀銅各一,他坦言從來沒想過:「算是滿意了,因為我最初也想或許只有一個銅牌,但真的沒預期過那麼多。」不過Michael卻只自己6.5分,因為各項的時間不是特別理想之餘,200米個人混合泳更是游得很差。對自己的要求高,應該就是成功運動員的基本條件吧。

從Michael口中説出了很多次「辛苦」兩個字,尤其是談起主項個人混合泳的訓練時,更是從他的臉也感到那種累,亦曾令他年紀輕輕已萌生退意:「15歲那年游得差到像落水也游不動般,覺得辛苦之餘又換不了甚麼成績,加上碰上中三選科想讀書,心想倒不如不游了。」最後港隊的教練以一個名字勸服Michael留下來:「他對我説我臨場的爆發力沒有莫啟迪(喇沙書院隊友)般好,要贏他的話就要努力訓練。」以隊友作為假想敵更成功令他爆發小宇宙,於9月份的一個比賽中打破了200米蛙泳的短池青少年紀錄,「那刻終於覺得付出有回報。」

今屆的男子200米蛙泳預賽中出現了Michael望向旁邊線道選手的一幕,他笑言絕不是輕敵,只是希望為決賽保留體力。但中二那年學界被拔萃男書院的梁樂恆以0.37秒反勝的那一幕,卻令他歷歷在目,更改變了他的性格,「當時去到最後25米我仍然領先的,但可能太輕敵,一放鬆便被他追過了。這個遺憾也令我知道自己不要太串。」這幾天分別和Michael談過數次,的確感覺不到他有一分傲氣,反而於男子4乘100米自由泳接力後,因自己表現差而飲泣的一幕,卻令我看得出他的爭勝心,以及對隊友的一份責任和承諾。

喇沙書院泳隊(資料圖片)

然而遺憾總不會輕易放過世人。去年擔任學校A Grade游泳隊長的Michael因為一個小小的決定,就間接令學校僅負予男拔:「B Grade的隊長做了一個冒險的決定,將主力都放左數項中。我作為隊長有責任確保不要出錯,應該要提醒他們,但最終輸了給男拔,留憾了。」而Michael自己亦因為傷患影響表現,甚至有想過缺席去年的學界賽事。雖然最後個人獲得兩金,但他卻説因為缺少練習而游得很辛苦,亦未能挑戰學界紀錄。

一個月後的學界,肯定會繼續見到Michael的身影。不過完成學界後,作為應屆DSE考生的他亦不得不暫時放下泳鏡,將全副心思都放進學業。只是一捱過了DSE,Michael的身份又會暫時變成全職泳手,「來年有印尼亞運會及阿根廷青年奧運會,暫時來看亞運或許有點難度,但青奧仍可以嘗試『搏一搏』。」若果真的成功闖進青奧,下一個目標會是奧運嗎?Michael的終極目標的確如此,不過亦看得現實:「或許真的去到一個差少少便達奧運標的地步,才會轉做全職吧。」訪問尾聲,我和他都認為在香港的男游手似乎不這麼受注目之餘,成績亦像是沒女游手那麼好。或許Michael能繼續游下去的話,游出的會是帶領土生土長男飛魚的一條線道。

圖、文:麥景智

資料傳輸由爽wifi提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