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聞頻道 > 體育頭條 > 【土庫曼亞室運直擊•專訪】5面獎牌回應負評 歐鎧淳跳入水中做回自己
對我們的專頁說讚
【土庫曼亞室運直擊•專訪】5面獎牌回應負評 歐鎧淳跳入水中做回自己


【體路土庫曼直擊】從2007年首次參加亞室運,到今年出戰大有機會是自己的最後一屆亞室運,歐鎧淳(Stephanie)十年間游過大小賽場,也從體育版游到娛樂版,網上圍繞「美人魚」的評論亦未曾停過,有讚有彈,人人談論都有不同看法。作為全職運動員加半個明星,今屆亞室運掃3金2銀成港隊獲獎最多的運動員,Stephanie以行動回應外界對她種種評價,但原來她看這一切卻來得簡單,跳入水中做回最真實的自己,對自己有所交待就已足夠。

「其實你怎樣看待『淳BB』、『美人魚』、『女神』這些稱號?」對我這個資歷尚淺的記者而言,泳隊的大師姐歐鎧淳絕對是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的訪問對象,每次跟Stephaine做訪問都戰戰兢兢,昨夜做訪問前我鼓起最大的勇氣提出放在心中已久的疑問。「都習慣了,別人喜歡怎樣叫就怎樣叫吧。」輕描淡寫的回應,別人加諸上去的稱號與形象,她看得很開。

Stephanie雖然人紅但是非不算多,然而網絡世界對她的討論卻未曾停止,有正有反,有網民更以其樣貌凌駕她本身的成績。雖然不知Haters從何而來,但「Haters gonna hate」,每次Stephanie有新動向時總會有網民撰文批評,她說,自己也曾經有好在乎的時候:「去年里約奧運當開幕禮持旗手後,好怕別人怎樣看待自己、有何評價。但之後發現原來管不到太多,太多人有太多說話,這已經成了他們的娛樂。」常說毋忘初衷,後來她也這樣提醒自己,故能夠把一切看得從容:「以前游水時關心甚麼?不外乎時間、想拿到獎牌,反而名氣、報導都不是自己原本要的東西,不能讓這些近年才出現的聲音重要過自己投放了十多年努力的事情。所以我覺得別人怎樣講都不太緊要,我繼續做好自己,對自己、家人、教練及泳總有交待就足夠。」

做好自己,就是泳池內的成績,與泳池外的工作。大大小小的活動及廣告上都能夠見到Stephanie的身影,最近先後拍微電影及為電影角色配音,池內外同樣忙碌,也代表著她受到別人認同。不過娛樂圈的「副業」工作多了,卻讓她對「正職」游泳有更深體會。「游水好舒服!以前沒有太大感覺,但多了在外面工作,要回應別人的期望,才覺得跳入水就做回自己,是最舒服、最放鬆的時候。我知道許多退役的泳手都有這樣的想法,畢竟在泳池這麼多年,已經成為了一種習慣。」如果說娛樂圈是一個足以淹沒人的染缸,游泳池就是如家一般讓她做回自己、自由暢泳的空間。

習慣以外,另一個讓她可以做回自己的原因,是泳隊的朋友。在25米或50米的泳道上每天重複來來回回,加上泳池外、工作圈子有多姿多彩的生活,「飛魚」對游泳的熱情有減褪過嗎?她打趣地說:「到底有無熱情過呢……因為游水好悶,真的好悶,又不是combat sports(對打的運動項目),又沒有人跟我們一起游,每日望著個泳池,來來去去都是這樣。」正正是游泳帶給她的朋友,讓她能一路堅持,她特別感謝隊友施幸余。「如果不是有朋友一起游,我真的堅持不了這麼久。多謝施幸余,多謝她的堅持,她是我們的精神支柱,如果沒有她的話,我們就會像骨牌一樣塌下來,是因為她在前面撐著,我們才覺得自己還可以繼續游下去。」而另一個她要多謝的,就是在漫長訪問期間所有隊員均已離開後,還留下來「痴痴地」等她的陳健樂,「這種朋友,在外面好難找得到。」

游泳十多年來,袋走不少獎牌,也去過三屆奧運會,但讓Stephaine最深刻的一幕,卻不是站上甚麼甚麼頒獎台,或在北京倫敦里約熱內盧的奧運賽事,而是圍繞泳隊朋友最珍貴的回憶:「最深刻的是與游水完全無關的事情,就是2009年東亞運,當時是蔡曉慧的告別戰,游完後我們跳了一支舞送給她,還弄哭了她。」2007年亞室運的回憶,就是「師姐」蔡曉慧帶著她一同掃走接力3面金牌,從當年的「小師妹」,到今天成為了「大師姐」帶領年輕隊友出戰亞室運,Stephanie今屆雖然個人掃走3金2銀,但卻並非由頭笑到尾。

第3天晚上奪得100米背泳金牌後,緊接4×50米自由泳接力負責最後一棒,就因觸池慢0.1秒而屈居中國後得銀牌,她賽後忍不住淚灑游池。沉澱一天之後,她才發現自己在乎與隊友合力出戰的接力多於個人項目:「無想過原來100背拿到冠軍,但接力輸了觸池會這麼難過,站上頒獎台時真的笑不出來。」另一方面,她也想用行動告訴一班師弟師妹,即使30分鐘內連游兩個項目也能做得好,最終卻就只差一點點,向好的方面想,她盼望這次經驗會讓港隊在來年亞運會中的表現更上一層樓。

游完4×50米自由泳接力後才頒發100米背泳的獎牌,歐鎧淳站上頒獎台一刻強顏歡笑

這大有可能是個人最後一屆的亞室運亦為Stephaine打下強心針,告訴這位年屆25歲的飛魚,還未需要為退役定下日子。「4×100米混合接力的背泳是自己最滿意的,好接近個人最佳時間,讓我知道自己狀態正恢復。」不過長遠而言,她亦在慢慢探索自己的將來:「自己都無想過幾時會真正退下來,但會想運動員之後有甚麼空間發展,不想抹煞每個可能性。」游泳教練也是她的其中一個考慮方向,不過笑言自己「坐唔定」的她就肯定不會坐在辦公室工作。對於之後的發展尚有許多想像空間,但相信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,即使從全職運動員的位置退下來,Stephaine仍然會常常跑到泳池,享受那種做回自己的感覺。

經過多年,歐鎧淳依舊是那個大哭大笑的傻大姐,但近年她說學懂了保護自己,因為希望保護身邊的人。

網絡世界既廣闊又狹窄,廣闊在只要於搜尋引擎器輸入歐鎧淳的名字,便能找到許多許多她的資料;狹窄在於像這篇訪問及照片一樣,都只能呈現運動員的其中一面而非全部。100個人對歐鎧淳可以有100種理解,但最真實的她,唯有在泳池中找到。比起道聽途說,或憑單一報導與廣告為歐鎧淳下定論,不妨到游泳池走走,現場欣賞一次游泳比賽,看看「美人魚」笑與淚背後最真實的一面。

《體路》同你現場直擊「土庫曼亞洲室內運動會」港隊戰況
今屆亞室運於土庫曼展開,《體路 Sportsroad》記者團隊會遠赴土庫曼全面直擊港隊戰報,以及帶大家探索土庫曼首次主辦的亞室運的點滴花絮,記得同《體路 Sportsroad》一齊 #撐起港隊! 更多土庫曼亞室運會報導,可以bookmark以下網址:http://bit.ly/2y1q2It

圖:徐飛、何子淵
文:何子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