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聞頻道 > 體育頭條 > 從200磅胖子到六大馬Sub-3
對我們的專頁說讚
從200磅胖子到六大馬Sub-3


【體路專訪】我們所擁有的,遠比自己知道的還要多,只是我們從沒有意識過自己究竟擁有甚麼。試想像自己身上的一切都被奪走吧!錢財、工作、名聲、親朋好友、家與土地、頭銜,一切一切都被奪走。那還可剩下甚麼?剩下的是無法被奪走的,只屬於自己的東西,感性、能力、熱情、觀察,甚至健康。

楊錦鴻(金毛)是香港第二位能以Sub-3(三小時內)完成全球六大馬拉松(註一),要完成一個已經不易,Sub-3完成六個更是難中之難,這個夢金毛追了八年。

「第一個是柏林(2009年,2:54),那時公司有Training要飛去荷蘭。當時才剛開始跑馬拉松,就自己膽粗粗報柏林馬,又Sub-3到,那次成績一直鼓勵我到今天仍在跑。」筆者認識金毛多年,這是第二次訪問他,記得10年前第一次時他仍是個200磅的大胖子,當年為減肥為健康開始跑步,更愛上了跑,今天已經是六大Sub-3選手。

當年還是200磅的金毛

「之後數年都未有刻意再挑戰甚麼,相反都是跑感覺嘗試做更好的時間,尤其練習時,我不太追時間,著重自己感覺為主,以免過度訓練。」直到2013年,才再報了東京馬拉松(2:53),「日本的馬拉松始終很吸引,當時想著一口氣報大阪與神戶,京阪神一齊挑戰。看到日本就感覺到世界之大,很多平平無其的中年選手,他們的時間快到不得了。」

「波士頓(2014年,2:59)那隻就最辛苦,那年發生很多事,自己本身又受傷,出發前的訓練做得很差,加上由於一口氣飛到另一半球,時差好痛苦適應得很差,好彩都能Sub-3到。」那年更是他首次帶上老婆與女兒出發,與以往孤身作戰的感覺很不同,有家人一同見證,也變得更具意義。

「2016年就是我立下決心挑戰六大的一年,我一口氣報了倫敦馬(2:53)與紐約馬(2:58)。倫敦馬的感覺很特別,在不同特色的建築物下穿插,終點更在白金漢宮。紐約則是難忘一役,我跑到所有傷患都出晒來,可能由於很想做成績,就over train,脛骨前肌、左腳膕繩肌、腰與後背全都有不同傷患,幸而最後都能Sub-3完賽。」

「到今年月初的芝加哥馬(2:57:07),由於傷患都未全好,練習量好差,我覺得自己得7成水準。但好的是經過多年海外比賽經驗,我今次特意提早一星期到美國,所以時差都適應了,睡得很夠休息很好,總算完成自己多年的夢。」

金毛分享多年的挑戰,使他明白往往愈追求時間表現反而愈差,今次芝加哥馬就算是他最重要的「一隻馬」,他抱著放鬆心情跑反而表現還算不錯。他謂很多跑友賽前都會減碳加糖(Carbohydrate loading),但往往食得不開心,他卻從沒刻意限制,他認為跑步始終是開心的事。

挑戰六大馬後,金毛下個目標想以跑步感染更多人,「我自己初跑都是為了健康,運動又或跑步是人生必須的。我剛有位同事因脂肪肝離世,他原是個胖子,我不停鼓勵他一齊跑,可惜我感染得佢太遲。」現在金毛一整天都捉他老婆一齊跑,更幫她報全馬。對金毛來說全馬的路,雖是一條獨自通往自我的路,但不是每個人都能走到盡頭,更有人未必肯走進這條路。金毛選擇一直做好自己,把自己的故事以生命影響更多生命,鼓勵大家跑進這條路。

註一:東京馬拉松、柏林馬拉松、倫敦馬拉松、波士頓馬拉松、芝加哥馬拉松和紐約馬拉松,被譽為「世界六大馬拉松」。為每個國家當地的國際級盛事,也由於門檻高而且報名不易,是很多全馬跑手夢寐以求的比賽。

文、圖:黃梓(部分相片由受訪者提供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