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聞頻道 > 體育頭條 > 可否不分膚色的界限?All Black FC 的宏大願景
對我們的專頁說讚
可否不分膚色的界限?All Black FC 的宏大願景


【體路專訪】除了音樂這種國際語言外,對一群居港的非洲難民來說,足球是他們與外界的交流渠道,可以與不同膚色及國籍的人在球場上較勁。由教練Medard Koya於2015年創辦的All Black FC經過兩年時間,於本地球壇薄有名氣,Medard Koya說:「想證明他們不是沒用的人,透過足球提升他們自信。」

種族問題於地球上每個群體中都存在,但近年社會對少數族裔不時有負面評價。大家有著不同的背景,輕易就會戴上有色眼鏡,或以嚴厲態度對待他們。Medard最初組織All Black FC是希望透過自己專長,出錢出力把逃離祖國戰亂的非洲人聚集起來。經過球隊兩年的發展,Medard得到的不止是一支足球隊,更想球員從足球以外建立品德。「香港人很喜歡把事情無限放大,我希望透過球隊來改變香港人對他們的看法,我特別著重球員的品行,穿起All Black球衣,不論在場上及場下都要保持良好形象。」如此著重紀律的風格,比得上職業球隊,Medard稱不想辛苦建立的形象被破壞,更不想球隊走回起點,再次被人看不起。

脫下了球衣,教練Medard如一般父親無異,同樣要照顧家庭,為生計而奔波。

除了球隊練習的日常開支,Medard曾希望為球隊參加比賽讓球員挑戰自己,但卻因數萬元的比賽費用被迫放棄。還有Medard同鄉的冷言冷語,他們都認為Medard辦球隊是一條不好走的路。「我心裡出現過很多次放棄的念頭,再加上外人的閒言,可說是令我心碎。」幸好,在球隊中建立起如家庭般的關係,「我們在互相支持、互相鼓勵下才能堅持到今天。」

Medard

因着膚色問題他們總是與其他球隊相隔,對於如何化解種族問題是All Black FC的重要課題。

儘管面對旁人目光、球隊經費的問題,但他們眾人仍是對球隊未來充滿希望。眼觀本地球壇,很多頂級球隊甚至是香港代表隊,隊內都坐擁不少外籍球員,隊長Darius更期望有一天,一眾隊友可能用技術改變大眾的想法:「外籍球員的體格比本地人較好,雖然會較容易起衝突,但這是我們的優點,我想讓其他人看得到。我們期望球隊可以培訓一些人才,之後再讓他們接觸一些高水平的足球。」

左起: Medard Koya、Bidjoua-Eustache Hauvelith、Darius

足球從來是不論貧富、膚色、國籍,任何人都可以參與的運動。All Black FC經常向球員強調「要別人尊重你,首先要尊重自己」,他們以黑人球員作為主軸,同時亦歡迎其他少數族裔,甚至本土球員參與,希望能夠在綠草地上共同分享足球的樂趣。

訪問當日,適逢All Black FC與本地球隊「拍跳」,港隊主帥金判坤(上排右)亦有到場。

All Black FC Hong Kong專頁

圖、文:實習記者 劉駿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