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聞頻道 > 體育頭條 > 閉起雙眼你最愛是誰?鄧宏業「單」純的快樂
對我們的專頁說讚
閉起雙眼你最愛是誰?鄧宏業「單」純的快樂


【體路專訪】白天不懂夜的黑,旁人實在難以理解運動員對運動的狂熱。2009年東亞運男子個人公路賽、男團公路計時賽金牌鄧宏業(阿業)退役7年,今年10月到西藏參加極限耐力賽,衝線前右眼因高原反應失明,單着眼的阿業並未退賽,反而堅持完成賽事,大概男人的浪漫和執著是超乎常人理解。

33歲的鄧宏業是前香港單車隊成員,同期有黃金寶、陳振興等家喻戶曉的名將,他曾經奪得2007年獲環南中國海國際單車大賽總冠軍、2009年獲香港東亞運動會單車比賽男子個人公路賽金牌、男子團體計時賽銅牌及2010年獲香港單車錦標賽公路賽冠軍等大小獎項。2010年退役後,他沒有離開單車圈,只是受邀到歐洲參加職業車隊、繼續參加職業及業餘賽事,又試過舉辦比賽,推動單車發展。

鄧宏業曾於環南中奪得總冠軍。@相片由受訪者提供

09年東亞運公路個人賽金牌,是阿業的代表作之一。@相片由受訪者提供

兒時夢想—騎着單車遊遍全世界

在阿業當打的年代,香港單車隊人數不算多,隊員們朝夕相對感情自然特別深厚,而對他影響最深的是黃金寶。「一定是阿寶對我最大影響,是他親手把我拉入港隊,記得當時他對我說,『當職業車手很好,可以周圍去』。」

以前比賽我只會低下頭望着雙腳…

小時候與小伙伴由大埔踩入九龍、踩上大帽山再衝下去的快感,年少的他喜歡單車,是因為單車能帶他走得很遠,只要騎上單車,那裏都能去。大概是「毋忘初衷」,阿業把單車視為一生樂趣,希望到世界各地見識,但當穿上港隊、職業隊戰衣出賽,要負起的是一種責任。

「有朋友羨慕我去過世界各地比賽,問我哪裏風景最好看,我總會笑着回答其實各地風景也一樣,因為以前比賽我只會低下頭望着雙腳,與旁邊對手們較量,以最快衝線為目標。」現在閒時參加比賽,阿業透露會周圍望賽道,有時更會帶着手機,邊踩邊拍照,目的與兒時一樣,希望騎着單車看遍最美的風景。

閉起雙眼 眼前一片漆黑的時候你最愛是誰?

今年10月,阿業受邀到西藏參加極限耐力賽,多日賽事累積攀升高度有50,000米,平均海拔4,000米,賽前方抵埗當地的他,因休息不足令體力大打折扣,比賽進入第5日,前一日因高原反應缺賽的他感覺當天體力尚可,於是上場比賽。

西藏的賽事,平均海拔4,000米。@相片由受訪者提供

賽事期間,鄧宏業與車手於沒有洗澡的情況下,日復日的比賽,並於山上露營休息。@相片由受訪者提供

「當日我與另外幾位車手突圍而出,落斜時當時下着雪,天氣十分冷,我眼前一濛,於是除眼鏡抺乾淨,豈料發覺濛的是眼睛。當時比賽尚餘90公里,衝線一刻右眼其實已看不到,我只是左眼瞄到旁邊有人衝線,於是跟着衝。」阿業憶述道。

衝線後大會人員看到他右眼充血,等了20分鐘醫療團隊從崎嶇山路趕了回來,又透過越洋致電香港,由醫生遙控急救。按摩、吸氧,含氧量一度跌至70的阿業最終安全無事。

我又不是斷手斷腳,嚴重得無法參賽,已經踏上征途,不可能中途放棄吧?

「閉起雙眼你最掛念誰?」當眼前一片漆黑的時候,腦海自然浮現的是一生最愛,當時阿業並無想太多。也許搶救時間拖慢一點點,阿業的視力或永久受損,他卻輕淡描寫當時情況:「可能比賽多年,目睹的意外太多,對比自己的情況,其實也沒有什麼大不了。我又不是斷手斷腳,嚴重得無法參賽,已經踏上征途,不可能中途放棄吧?」

採訪者總是期望受訪者會回答「驚天地泣鬼神」的話語,可是阿業總是輕描淡寫說「無所謂」、「沒什麼大不了」,有時令人摸不着頭腦。可是從他身上卻能感受到他對單車的單純喜歡。的確,打從心底的喜歡實在難以用三言兩語說清,單車甚至已變成身體自然一部分,正正就是「一日單車仔,一世單車仔」老土但實在的情懷。

文:李玥
圖:劉嘉承
拍攝、剪接:李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