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聞頻道 > 體育頭條 > 【雅加達亞運・昔日名將專訪】三代人一個夢 陳江華李靜交棒予新一代(有片)
對我們的專頁說讚
【雅加達亞運・昔日名將專訪】三代人一個夢 陳江華李靜交棒予新一代(有片)


【體路專訪】世有伯樂,而後有千里馬。香港乒乓球隊總教練陳江華領軍香港乒乓球隊近廿載,教出球手奪得奧運、亞運獎牌,足證香港球手實力。長江後浪推前浪,昔日遇上伯樂的李靜,今天已成為陳江華黃金左右手,一同培育港乒新一代。三代人,一個夢。

1997年是香港重大里程碑,香港回歸之時,也是李靜惡夢的開始。「當時代表中國去美國比賽,水土不服看醫生,反令身體更差,注入生理鹽水後打冷顫近四個小時,回到酒店蓋了七張棉被都不流汗。」李靜在球枱上素以速度快見稱,但大病後身體大不如前,雪上加霜的是當時的教練建議他轉行做文職。他憶敘道:「最低潮時連一個慢跑的七歲小女孩也跑不贏,後來到暨南大學讀書,再一直堅持打球及做身體恢復,一年後重拾球拍,但體能只恢復到五成,三個月後代表廣東隊打全國錦標賽,第一場猶如軟腳蟹,最後再花很長時間才恢復過來。」

來香港給我一個很好的國際平台,如沒有這個平台也沒有今天的我。

人生變幻無常,李靜回首也笑言佩服自己當年的堅持,若然當初沒有堅持,及後也不會遇上人生在球枱上的「第二春」。當時陳江華邀請李靜加入香港隊,帶着他到歐洲四出打比賽增加經驗,李靜謂:「來香港給我一個很好的國際平台,如沒有這個平台也沒有今天的我。」

陳江華在其仍當球員的80年代到歐洲參加聯賽,千禧年回流香港,發現硬件平台都較以前為佳,認為有條件令香港乒乓球更上一層樓。當時的李靜、高禮澤世界排名二十多,陳江華卻認為他們的能力應在世界前八,於是帶着他們及幾位香港球手到德國打聯賽,增加實戰經驗:「每次去德國幾個月,試過農曆年時也要出發,當年他們言語不通,確實頗難捱,所以我兼當司機在閒時帶他們遊覽,無形中感情加深不少,對往後一起衝擊獎牌很有幫助。」

我是球員距離最近的觀眾,激情能激發她們自信心

李靜出名打球有激情,如今作為香港女子隊教練,這股高昂戰意更為重要,他說:「做教練有激情能讓女運動員增加自信心,她們比賽時會感受到背後的觀眾很支持她,因為我就是距離她最近的觀眾。」

教練最珍貴的是經驗,李靜不時分享球員時代的經驗,提醒球手不要再犯同樣錯誤,又把每位球手的打法記入腦海:「因為在場上的一瞬間就要給球員指示,不能再慢慢翻看錄像,所以平日需下很大苦功。」

「2004年十大港人最開心事件」 「乒乓孖寶」排名第一

體育能帶來正能量,2004年雅典奧運,不僅是體育人欣喜若狂的一年,亦令當時籠上灰暗的香港人帶來一點甜,陳江華道:「當年沙士後全港氣氛低沉,一拿獎牌後傳媒統計「2004年十大港人最開心事件」,『乒乓孖寶』排名第一,對社會帶來很多正能量,很欣慰。」李靜、高禮澤於2004年雅典奧運上贏得乒乓球男子雙打銀牌,為香港歷來第二面奧運獎牌。

2006年多哈亞運會,李靜及高禮澤在男雙決賽擊敗中國名將馬琳及陳玘奪金,再為香港寫下光輝一頁。其後李靜用了十個月時間了解乒乓球隊:「當時仍未退役,一邊練球一邊讀書進修,再一邊做助教,了解及認識每位球員的打法及性格。」自言火爆的他一邊學習一邊教,他相信自己在球手身上學到的,比他們在其身上學到的還要多,他指:「他們學我技術、戰略,我學到控制情緒、溝通技巧及對家人態度。」

因為是自己培育出來的運動員,只要他/她為香港拿獎牌,無論是什麼顏色也高興。

世上豈有易事?教人難,衝擊獎牌更難,陳江華嘆世上沒有容易的事,但他卻一步步把「不可能的事」化為可能,望着年輕一代進步、成長、站上頒獎台,陳江華直言那種滿足感勝於一切:「現在乒壇新秀黃鎮廷、杜凱琹等已是香港第三代球員,如果他們能夠在奧運衝擊獎牌,那我就願望達成,這當然不容易,我們有能力的同時,對手也很強。今屆亞運是2020年東京奧運前奏,讓年輕一代好好累積經驗,用大賽和時間磨練一下。」

李靜在旁開玩笑道:「我手執亞運金牌及奧運銀牌,很希望球員能夠超越教練,但目前看來相當不容易,哈哈。」說罷,他又一臉認真道:「但他們都是自己培育出來的球員,榮譽感和滿足感是大於做運動員去贏獎牌,只要他/她為香港拿獎牌,無論是什麼顏色我也高興。」

文、圖、片:李玥、劉嘉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