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聞頻道 > 體育頭條 > 【豆腐鐵人】澎湖 Ironman 2018,再一次DNF
對我們的專頁說讚
【豆腐鐵人】澎湖 Ironman 2018,再一次DNF


【體路專欄】躺在醫療帳篷內,蓋著三張被,貼著幾個暖包的我還冷得一直顫抖著,聽到在旁的校長說:「唔緊要啦,今場完唔到,咪下一場囉,返去即刻報斯里蘭卡或西澳,再試過!」頓時剛乾了的臉頰又沾濕了淚水,當時我的反應是,好辛苦,我不想再玩。第二朝醒來,腦海第一件事想起的,是今年還有哪一個Ironman可以報名?

開賽前,大家都憧憬著自己的目標能達成。

準備一個Ironman,除了按掣那一刻是一剎那的光輝外,其餘的時間,無論生理還是心理,都是漫長得可怕,有認真練習過的你,應該很有共鳴。DNF後這數十小時,不斷有不想再等一年,想立即報下一個Ironman的衝動,不過我必須冷靜。我需要考慮,我有足夠時間恢復,然後再練習嗎?即使體能上可以,心理上可以嗎?還有各種已計劃好的工作、生活,突然再加一個Ironman,能應付嗎?

於我來說,玩Ironman,從來認真對待,一直相信,要經過練習,然後完成,這才有意義,所以DNF這三個字,不單代表沒有完成,更代表著過去幾個月的努力付諸流水,加上去年已經因中暑退賽,今年非完成不可,賽前幾天已緊張萬分。

比賽當天出發,那時還未知道風高浪急。

比賽前一天試水,有浪,但還可以接受。

所有人都準備好了,期待比賽的開始。

比賽當天,因海面風浪太急,基於安全,本來3800米的水賽,減至400米,好不容易在洗衣機般的大海中回到岸上,跑一段比游泳距離還要長的路(約500米)到T1,進入180公里長的風洞。

愈是多比賽經驗,越覺得,沒有最難,只有更難!2015年踩過墾丁Ironman前半段約90K的白鴿灣上落斜,以為自己以後甚麼難度的賽道也能應付,2017年布吉70.3給我再開眼界;今年濟洲70.3的逆風,以為自己的抗風能力提升了不少,這次,澎湖告訴我,我見識還很少。

在180公里長的賽道上,夠膽使用Aero bar的總里數不到十,最逆風的時候,平路,也只能踩到時速十幾,特別是跨海大橋回程,遠望,移動的只有無數不停攪動,在大自然的威力下變得軟弱無力的壯腿;所有的單車,也好像在靜止中。

頂風可怕,但與無定向且突如其來的側風比較,它很溫柔。頂風只會令你慢,側風會把你推倒、會令你受傷、甚至會令你不能完賽。側風之大,我不單不敢使用Aero bar,有時連單手也不敢,在車架拿水樽、進食等,也只好停車。

以往的180K單車段,感覺漫長,這一次,由於要全神貫注,雖然實質時間的確很長,不過感覺時間過得很快,專注已不在於還有多少公里,而是還有多少個會推倒我的側風,每安全經過一次,也要多謝老天爺的保佑。

離開了風洞,進入T2,真的好累,7個多小時的單車,幾年沒有騎過。真的要給自己休息一下,在轉項區,穿好跑鞋,戴上太陽帽,再數數同組有多少人已騎完。當時我排第8,台灣Ironman每組有5個獎項,屈指一算,我只要追上3個,便有機會得獎,不過也不急於一時,先上廁所才開始跑。因為我還有一個sub 4的目標,獎項只是另一種激勵,戰勝自己才是最重要。

近這2、3年,對自己於三鐵賽事裡的跑賽頗有信心,今次賽事三項的目標,游、踩已因天氣問題而不能達標,跑步是最踏實、受外在環境影響最少的項目,踏過開始路跑段的計時線,心想,是我展示實力的時候了!

賽前測試過,要做到5分40的pacing,步頻每200米110步就差不多,由踏上起跑的計時線開始,便開「打數mode」,但原來我低估了對抗風力所需要的體力消耗,第1K,8分幾披!相差太遠啦,而且並沒有因為慢而覺得舒服,心知這次一切都不似如期。但無論如何,我也必須完成,戰鬥mode這時用不著,要轉做自我輔導mode,跟自己說,慢慢跑吧,完成便可以,於是便慢慢地,一步一步的跑著,每一次過前面的運動員,也給自己一點掌聲,每到補給站,便停下享用美味的可樂薯片,保持跑姿,一公里一公里的走向終點。

奇怪的是,在沒有加力的情況下,我一公里比一公里快,直至第7k,輕鬆的跑進6分內,很開心,這時雖然知道sub 4無望,但也希望可以做到Ironman裡面的跑步PB,又開始「打數mode」,6分內pacing一直維持至15K,這時亦已超越了同組的2位運動員。可惜,不舒服的感覺來了,於是減慢速度,吸收了去年的教訓,告訴自己,我還有很多時間,慢下來,讓身體轉好後再加,我還能於限時內完成,不用急。

不過,身體仍然不聽話,不能飲也不能吃,連可樂也飲不下,只好濕過口後便吐出來,繼續慢跑,想不到,更壞的情況出現了,嘔!

所有人都希望安全衝過Finish Line。

第一次嘔剛好救援車在旁,他立即停下觀察,我沒有理會他,沒東西嘔出來,停止了嘔的反應便用走的前進。繼續告訴自己,不要緊,我有時間,慢慢走,身體會好轉的,之後再跑,我必定能完賽。走了良久,好像好了一點,嘗試慢跑,只跑了幾步,又嘔,這次嘔出來的卻是眼淚!

再一次告訴自己,慢慢走走吧,還有時間,但太陽伯伯要收工了,本來已不熱的天氣,加上大風,我開始覺得凍了!再這樣走下去,即使我真得可以勉強走廿幾公里,完成後必定大病一場,開始問,這樣值得嗎?不過腳還是在走動著。

眼淚又來了,我不能放棄,去年已經不能完成,今次不可以!慢跑吧!又開「打數mode」,不過這次是為了分散注意力,就這樣,用了接近一小時,前進了5公里,取了第二條手帶,亦是繼賽餘下賽段及進入終點區的交界,我再一次問自己,在身體接受不到補給的情況下,又凍,我可以安全捱過餘下的二十二公里嗎?

於是坐下來,再給自己休息一下,希望身體能有轉好的機會,然後再上路,緊記, 我還有很多時間。不過,愈坐愈凍,也不是辦法,決定再試跑。站起來,有一點暈,但只是一陣子,沒有大問題,又開始慢跑,可惜,只是幾步,又要嘔了!

對不起,我真的要退出了!工作人員把我帶到醫療帳篷,腦內腦外只有湧泉般的淚水。對不起,我真的要躺下來,就這樣的一躺,幾個月的努力,完賽獎牌及完賽Tee也全部賠上了!

躺在醫療帳篷裡,感覺一切努力也白費了。

連續2年的DNF的確不容易接受,不過事實並不會因為你不能接受而改變。要抹走DNF,重新寫上You are an Ironman的榮譽,必需相信自己。Ironman是一個挑戰,而我選擇的,不是單單的一個挑戰,而是未來無數的挑戰;既然選擇了無數的挑戰,也得把目光放得更遠。

準備、出擊、忍耐、重整、再出發;玩Ironman如是,人生亦如是。前2步,簡單、直接;但困難、挫折找上門,我們未必能即時解決,這時需要忍耐;靜待時機,重整心靈,保持自信,拾回勇氣,方能重新出發。只要準備足夠便必能如預期般完成,那就不夠挑戰性了。Ironman,我會回來的!

恭喜順利完賽的大鐵人們。

準備比賽也得不忘放鬆心情。

無論結果如何,也得歡笑面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