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聞頻道 > 體育頭條 > 男兒淚
對我們的專頁說讚
男兒淚


恒生銀行傳訊及可持續發展總監張樹槐(右1)與徐志堅(左2)、他的教練仇季新(左1),以及時尚界長跑名人徐濠縈(右2)一起慶祝堅哥在柏林馬拉松刷新香港華人紀錄。

【體路專欄】衝線時,他不只笑,也哭了。這既是喜悅的淚,也是感動的淚。說的是在今屆柏林馬拉松以2:24:43刷新香港華人紀錄的徐志堅(堅哥)。在地球的另一端,在香港的電腦屏幕前邊看比賽,邊為堅哥破紀錄而流淚的,還有他的教練仇季新(Sunny)。

人們說男人不輕易流淚,但在跑場上流露真我,卻並不罕見。猶記得我在2011年參加第一個「高馬」──喜瑪拉雅山100英里(160公里)階段賽,須由海拔6,000呎上升至12,000呎。跑至賽事的第四天,空氣鬱悶,舉步維艱。突然,臉上迎來一點清涼,先是零散落下,未幾已是滂沱大雨,甚至雷聲隆隆!那刻,但覺人與四周環境已融在一起,感覺自己和上帝是何等接近,淚水也不期然隨雨水、汗水落下,一邊跑,一邊感恩祈禱。

即使曾27次打破世界紀錄的「長跑皇帝」Haile Gebrselassie亦曾在跑場哭過,其中一次是在在亞特蘭大奧運會男子10,000米賽事奪得人生奧運首金,在頒獎台上,當大會播出埃塞俄比亞的國歌後就開始流淚,承擔來自國人的壓力、對太太的承諾、家人對他的期望……那項獎牌,他足足期待了16年之久!Haile的另一次淚,流在2010年紐約馬拉松賽後隨即宣佈因傷患退役之時。翌日當他致電太太解釋這個決定時,他再次傷感落淚。

筆者(左)曾與27次打破世界紀錄的「長跑皇帝」Haile Gebrselassie合照。

男士就不可以哭,哭就是弱者嗎?不易流露情感,但藏在心中,卻或會衍生另一些問題。香港大學防止自殺研究中心的數據顯示,由1981年起,歷年來男士的自殺率皆比女士高出接近一倍。即使撒瑪利亞防止自殺會今年7月公佈的自殺死亡數據亦反映相似的情況,男性自殺死亡率達62.12%(569宗),大幅高於女性的37.88%(347宗)!

前美國職業欖球員Lewis Howes的著作《The Mask of Masculinity》的見解或可成為男士的出路。他亦引述數據指,在美國,男士的自殺率是女士的六倍,在面對自殺的問題上,男士前往求助的數字亦遠比女士為少。

他訪問了數以百計在不同範疇的成功男士及女士,歸納出不少男士皆受困於九種「面具」之下,例如男士必須堅忍、有能力、富裕、進取、無懼、全知、成功等等。要是能夠把這些「面具」脫下,坦然面對自己「軟弱」的一面,就能夠得到解脫。

正如美國游泳名將兼奧運史上最多金牌得主菲比斯(Michael Phelps)也說過:「It’s ok not to be ok.」接受男士適當表達情緒,流淚,甚至痛哭,有需要時應該主動尋求協助。

就算是倫敦馬拉松的贊助商、維珍集團創辦人布蘭森(Richard Branson)也曾分享過他憂傷時會哭,開心時會哭,即使去戲院看戲,孩子也會帶備一整盒紙巾進場;到非洲看到令人觸動的情境,也會流淚。

「男兒有淚不輕彈」的想法,不應成為我們的枷鎖。

文:張樹槐(恒生銀行傳訊及可持續發展總監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