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聞頻道 > 體育頭條 > 學界越野賽的團隊力量
對我們的專頁說讚
學界越野賽的團隊力量


【體路專欄】學界越野賽屬各區學界賽事的恆常項目。雖然同樣是中長跑,卻有別於田徑場的中長途項目,因為在運動場以外的地方進行,學生感受不同。相比起組織田徑隊而言,發展長跑校隊的運作相對較簡單,只要組織到一定數量的學生參與,加上老師願意安排實地練習,將安全風險管理做足,絕對能夠從活動中展現學校的團隊力量,讓學生愛上長跑運動。

筆者於學生時代也曾代表學校參與越野跑。當年幾位老師們都是熱心帶領學生參加學界比賽的體育人,唯項目既多且廣,焦點集中組織不同的球類運動;至於每年田徑比賽、越野比賽等,就向不同球隊的運動員進行選材。反正參與足球、籃球賽都需要具備一定心肺水平,而且在平日訓練都有涉及體能訓練,因此正好「湊夠人腳」出席比賽。由於只是志在參與,目標「非常清晰」,老師出隊不難;為求學生盡力比賽,更會在賽後安排「特備節目」─ 郊外燒烤吧了。

比賽在中午完成兼立即頒獎,與其安排學生回校後才吃午餐如此折騰,不如索性留下來一起燒烤。既可視作慰勞,也算是盡情慶功;對學生而言也當作額外一天「聯校旅行」,學生每年又怎會拒絕老師誠邀參賽?時至今日,仍有不少同業安排學生於賽後燒烤,筆者相信同業們對於這種既比賽亦聯誼的活動方式相當受落。

至於舉行越野比賽其實沒有固定地點,由筆者學生時代於粉嶺鶴藪比賽,到剛成為體育老師帶領學生到大埔大尾篤參與,及至近十多年已轉戰元朗大棠……至於市區中學的比賽地點,除了第一組別安排於香港高爾夫球會內進行,其餘各組別均安排在香港仔水塘內。理論上越野跑是一種在自然環境中山徑裡進行的競賽,地形會根據現場環境呈現高低起伏給予學生挑戰;因此在同一距離下,亦有別於公路跑或田徑場地跑。但本地學界市區或新界地域的比賽雖然都在郊外進行,賽道卻只不過是郊野公園的行車道,如果要跟外國傳統山徑越野跑相比,似乎仍是天方夜潭。不過舉辦學界比賽首要考慮固然是學生安全,萬一在比賽中有學生受傷,協助救援的老師或醫療人員需要在電光火石之間及時到達。反正各處比賽的地點也有不一樣的景緻,且各具特色挑戰,希望學生可以藉著這些比賽經驗,漸漸培養對長跑運動的興趣,他日長大以後會在外地參加真正具規模的賽事就是最理想的結果了。

跟其他比賽一樣,參加學界越野賽,事前要有充足的準備,安排現場練習確實是少不免。筆者學校每年都從開學前開始部署。除了恆常在學校附近長跑練習外,亦有需要安排數個週末(甚至週日)組織學生到比賽地點練習;如果時間許可,不妨鼓勵學生參加一兩個外間團體在比賽地點舉辦的比賽,一方面可以記熟賽道高低起伏,亦要有針對性訓練。例如元朗大棠比賽的終點習慣設於一條微微彎曲的斜坡之上,因此需要安排學生在那裡作多次衝刺跑。如果學生能夠在那段路保持水準,就有利爭取較佳名次。就筆者所知,今年有同業非常進取,除了週末訓練外,更在平日放學後帶學生上山訓練,即使一兩小時也在所不計,由此可見同業和學生對賽事的重視程度。

今年十月份因颱風山竹橫掃香港,將市區甚至郊外樹木摧毀;許多山徑亦受塌樹影響而堵塞,各區越野賽亦差點無奈暫停一年。唯體育老師及教練都相信人定勝天,再經漁護署一番努力,山徑逐步解封,同業們亦魚貫安排訓練,各區的比賽亦相繼順利完成。

具資深長跑經驗的同業和教練常言道:「長跑只有累積,沒有奇蹟。」一切都是從一步一步訓練開始;長跑如是,人生亦如是。想在越野賽跑出名堂,艱苦從來不缺少。學校偶爾都能收到一兩位極具天份的學生入讀,在長跑比賽亦能夠爭取個人佳績,展示超凡潛能。唯學界越野賽更加重視團隊力量,筆者學校同事多年來亦以此作為長跑隊核心價值。學界賽制是以每隊派出八位運動員參賽,分數是計算最佳成績的六位運動員名次作為團體總分。因此,即使隊員未能跑到首十名,只要當中六位能夠跑到較接近時間,然後把名次相加起來,亦有機會問鼎團體獎。在筆者印象裡,近年一次越野賽女子丙組項目,有學校能造出21分團體分(即首六位運動員由同一間學校包辦),迅即成為佳話。

長跑本身是一項非常廉價的運動,除了一對跑鞋就不用其他工具。近幾年香港人越來越重視生活質素,坊間亦越來越流行不同型式的長跑比賽,於是把運動的本質延伸出各式各樣商機,自然招徠不同的輔助產品、代言人等等,孰好孰壞也難以判斷……但如果因此能夠吸引年輕一代可以暫擱手機,多做運動,藉以改善體質,作為體育人又應該多作鼓勵,甚至身體力行主動參與。即使不論成敗高低,也可在年輕人前樹立榜樣。